欢迎进入留坝县宣传网!    设为主页 | 我要收藏  
重要精神
印象留坝
  • 冬日,那一抹火热的红

    初冬时节,万物萧瑟。没有了春的艳丽,夏的......

  • 红叶斑驳、古树衷情,带你走进留...

    暖阳入心和煦而温柔火红金黄 水蓝荡漾收获......

  • 【预告】楼房沟精品民宿8月8日...

    热闹的城市里车流如织人们行色匆匆追赶时间......

  • 花开留坝!五月最美的拍照打卡地...

    瓮头竹叶经春熟,阶底蔷薇入夏开。似火浅深......

当前位置: 首页> 文化旅游>新闻内容

【秦岭一卷诗·留坝(一)】文学和留坝的一个美丽约会

作者:留坝宣传   发布日期:2019-06-19   点击:0

分享到:

QQ图片20190619084621.png

留在留坝:为了秦岭一卷诗

文学和留坝的一个美丽约会

 | 丁小村  

不足五万人口,居住在1900多平方公里的山地,森林覆盖率高达90%以上,整个县域中没有任何有烟工业……在秦岭腹地,唯有这样的一个县,近乎世外桃源,是令人向往的山居之所——

早在两千多年前,大汉王朝的开国功臣张良被封为“留候”,他选择了在秦岭深处紫柏山下隐居,于是开启了我们的诗意之旅。

英雄神仙,问张良何处去?

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。

这里是留坝

QQ图片20190619084639.png

英雄神仙:留坝张良庙(2010,丁小村摄影)

QQ图片20190619084652.png

2006年,在留坝紫柏山(丁小村摄影)

西出凤岭,东连太白,自古以来多条穿越秦岭的孔道经过留坝,其中最著名的当数褒斜道。三千多年来,少不了有各种南来北往的人越过秦岭,在勾连中原地区与巴蜀地区、西北地区与大西南的国家大动脉中,留坝是一个重要的节点。

山岭苍茫,白云出岫,猿鸣三声行人泪,鸟声点点故乡远——在古老的秦蜀古道上,走过了无数的诗人和僧侣、商旅和军队、将军和官员、盗匪与流民……他们留下了缕缕记忆,变成了史书上的一幕幕传奇;他们写下的一句半句,变成了流传千古的诗歌经典。

这些传奇和诗歌,必有几页属于留坝。

寒溪夜涨,萧何追韩信;明修栈道,汉军度陈仓——古道写下几部历史大剧。川蜀才子过秦岭向北方,中原士子越蜀道奔西南,苏东坡遗落几个长短句,张问陶留下厚厚一卷诗。我每走留坝,必然想起这些——

它提醒着留坝和文学的不解之缘。

QQ图片20190619084707.png

紫柏山上看秦岭云海(2010,丁小村摄影)

QQ图片20190619084720.png

2006年,我在留坝山中行走

据说民国年代某人路过留坝,在山野荒草间,看到路边站着一个素衣旧衫的中年人,活像一个不起眼的农夫,就向此人问路,言谈之间,发现这个农夫举止不凡、谈吐优雅,说了一通话之后,终于发现,此人竟然是留坝县长。

我听到这个掌故时,不由一笑:到了留坝,县长虽失去了官威,但多了几分风神——这是多美好的事。

1934年民国政府开始测量修筑宝鸡至汉中的公路,为将来的抗战打通一条沟通大西南的大动脉——24岁的张佐周受命担任工程队长,带领技术和施工人员亲自踏访从凤县经留坝到褒城的路线,这也是古褒斜道的遗迹。沿途所经,张佐周先生拍下了许多照片,留下了留坝和褒河一线的自然风光和人文镜头。

抗战爆发后,这条公路成为最重要的战时通道——抗战期间西北联大南迁汉中,故宫国宝转移重庆,都经由宝汉公路,他们沿途必经的一站,乃是留坝。近代许多著名的学人和作家,都为留坝留下了精彩的文笔。

QQ图片20190619084733.png

2009年,留坝西沟的一个老宅(丁小村摄影)

QQ图片20190619084745.png

2010,留坝山中为几百只美丽的蛾子留影(丁小村摄影))

上世纪80年代,作家贾平凹初到留坝县,感觉十分震惊:这样一座小小的山城,就像遗世之境、世外桃源。他风趣地写道:这座县城只有一条街,从街的那头走到这头,嘴里吸着的烟还没燃完一半;在城里最高的楼房百货大楼里边,只有两个半人:一个售货员、一个妇女和她背上的婴儿。

我和朋友讲起贾平凹写的这篇短文,大家都笑,觉得这样的留坝是不是太落后了,我也笑:到今天,你们才知道,这份封闭与闲适、隐逸与隔世,在当今这样的繁华又浮躁的时代,刚好变成了最珍贵的遗产。

因为这,来自北上广一流大都市的人,才会喜欢远天远地来到留坝:

只为在老街享受一个安静的夜晚——夜里能听到虫吟,清晨要么睡到自然醒,要么被鸟鸣惊醒。

在火烧店的某家民宿里,他们躺在床上,突然看到了夜空里的星星:一闪一闪亮晶晶。

也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,作家王蓬在留坝写作长篇小说《山祭》,留坝县文化馆专门为他腾出一间房子,作为写作室,用了小半年时间,他在这里完成了初稿。

这部小说也渗入了他年轻时代生活的记忆:作为汉中褒河一个年轻农民,他曾经和乡亲在留坝山区伐竹子,经历了山区农民的艰辛生活、也听山民讲古老的传说与故事——为他的创作积累了许多素材。说起留坝,他充满感情,就像自己的一个文学故乡。

留坝,就这样不经意地变成了一片诗意的山居之所、一片文学的优山美地。

QQ图片20190619084804.png

2006年,留坝狮子坝,几位老人演乡戏(丁小村摄影)

QQ图片20190619084817.png

2010年,留坝江口镇,几位做针线的乡村妇女(丁小村摄影)

我曾经很多次走留坝,作为一个热爱山野、喜欢清静的人,我深深地迷恋留坝。无数次梦中,我留在了留坝——正如我在一篇文章中写道:

满眼皆自然,随心可得道,此处不留,何处留?

我和我留坝的朋友们,一起穿行陈仓故道,走过褒斜栈道,在江口镇的暮色中饮酒,在紫柏山的悬崖边吹风,在武关驿的乡道边拍下最精彩的照片,在柴关岭的高岭上踏雪而歌……

宛如隔世仙境中浪漫迷旅,又如在故乡山居吟啸徐行。

这个夏天,我再次带着汉中和留坝本土的作家们,从马道西沟到闸口石情人谷,从火烧店的美丽乡村,到武关驿的隐秘山景,入农户、走乡村,探访那些隐藏在山深处的美景,也亲近这片干净朴素的山居。

夜宿老街,晨听鸟鸣,雨中溯文川河看飞瀑流泉,午间在松树坝村民家中吃一碗农家饭,所经皆美景,所尝皆美味,留坝真是让人留恋不舍的地方!

以此为记,作为读书村专栏“秦岭一卷诗·留坝”的开篇之序。

 留在留坝,寻找秦岭一卷诗……

QQ图片20190619084831.png

2019年夏,留坝县委宣传部、留坝县文联、汉中市作协、留坝县作协邀请汉中作家和留坝本土作家举办“走进生态留坝、探访栈道新村”调研采风活动。(刘绍辉摄影)

QQ图片20190619084843.pngQQ图片20190619084855.pngQQ图片20190619084906.pngQQ图片20190619084919.pngQQ图片20190619084931.pngQQ图片20190619084944.pngQQ图片20190619084955.pngQQ图片20190619085007.png


关键词:留坝     秦岭     美丽约会